《女媧之門》7 序

 

下課鐘聲響起,老師捧著課本離開班房。學生一窩蜂跑出去,有人趕去小賣部排隊,有人到教員室補交作業,有人到鄰班找朋友聊天;很快班房裡的人便走得七七八八了,餘下書包像忠心的小狗伴在桌椅旁邊。

只有兩個人留在班房,一個是坐在窗邊座位的光仔,一個是靠近門口的淑娟。他們不約而同地望向教師桌前第三個座位。這個座位是小悅從前坐的,她總是坐得端正、上課專心、一面寫筆記一面用手指捲頭髮。偶而她會凝視黑板旁邊的告示板,像有數不清的心事。

小悅還在的時候,是光仔和淑娟的橋樑,可是現在兩人之間,只餘下這個懸空的座位,旁邊沒有書包,抽屜空空如也,就像宇宙裡的黑洞一樣。這個黑洞對全班都帶來痛苦,沒有人願意坐在上面,他們寧願相信,小悅終有一天會醒過來,填補這個空白。

淑娟跟光仔對上目光,連忙別過臉去,起來拉開椅子,拿著膠水壺走出了班房。光仔望著人來人往的走廊,聽著外面熱鬧的聲音,卻感到整個世界離自己愈來愈遠。

他往窗外看了一眼,冬天已經過去,紫薇樹長出青色的新葉,人們也不再穿著厚重的大衣。他從抽屜裡掏出遊戲裝置和一疊單行紙。由四百年後的高科技製成的裝置,表面平滑光亮,不會留下指紋。不過,自從與姬妮等人分別後,裝置便停止運作了,就像裡面的電池用盡,按下方形按鍵也沒有反應,更別提帶他返回廿五世紀的虛擬戰爭遊戲世界。

他把裝置放在桌子的左上角,翻開單行紙,繼續把亞沙馬發生的事記下來。一直以後,他都討厭寫字,討厭作文,不過現在,歪歪斜斜的文字,變成他和未來世界唯一的連繫。

***

這個世上有神嗎?

淑娟放學回家,拉上大門,然後提著鑰匙直走到睡房。父親的房門緊閉著,像平常一樣。她把書包放在木櫃的一個格子裡,至於其他格子,有放參考書的,更多的位置擺放著CD和雜誌。

她站在書桌前,伸一伸懶腰,從書包裡取出課本、作業和文具袋。還有一張「家長座談會」的通告需要父親簽名,看見便想作嘔,如果可以,淑娟想一手把它撕開兩半。

那個稱作「父親」的人大概上班去了,但家裡還是殘留著他的氣味,跟通告一樣,令淑娟有嘔吐的衝動。這個男人曾侵犯姐姐,逼使母親帶著姐姐離家出走,一去不回,卻偏偏留下淑娟獨個兒面對。

這時,一陣隆隆聲從外面傳來,整個房間也跟著震動。她爬上睡床,跪著拉開紫色窗簾,正好看見一架重型貨車在窗外的天橋駛過。天橋底下,有各式各樣的店舖、行人低著頭走、交通燈由紅轉綠,然後很快又轉回紅色。她愈看便愈覺得,自己已經跟這個世界沒有什麼關連了。

這個世上有神嗎?

可能有,也可能沒有。二份之一機會。她一面想著,一面爬到床頭櫃前,從裡面摸出煙包和打火機。拿了一支煙後,她又回到窗前,這次她打開窗,天橋上的廢氣一下子湧進來,房間也立時充斥汽車和行人的嘈雜聲。

聽見嗎?她吸了一口煙,然後把它舉起,讓燃燒的煙頭指向天空。如果世上有神,以後每支煙,都是我的禱告。
「求你帶小悅回來。」

第四集:約定之地 第三集:神諭女孩 第二集:煙火少年 第一集:時空的裂縫 第四集:約定之地 第三集:神諭女孩 第二集:煙火少年 第一集:時空的裂縫 第四集:約定之地 第三集:神諭女孩 第二集:煙火少年 第一集:時空的裂縫 第四集:約定之地 第三集:神諭女孩 第二集:煙火少年 第一集:時空的裂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