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女媧之門》未發表片段 第5彈

(今次公開的未發表片段,是原本為第5集《吃夢的獸》寫的。第一段從光仔的角度,整理第1至第4集的事,後來覺得太長氣,沒有用,把它們打散加入《吃夢的獸》和《雲端記憶》之中。第二段講淑娟帶著神秘少女到GMAC,我還安排了一個韓國型男幫助她呢。但後來想到這不符合淑娟獨來獨往的性格,結果還是刪去這個角色,可憐的韓國男。) 


還有其他人漸漸忘了這事,光仔看見他們便感到納悶。他們說些安慰話,放下鮮花或禮物,全都是真心真意的,但沒有一個知道發生了什麼事。這就連小悅的父母和淑娟也不知道。表面看來,是焗爐短路產生火花,令家政室的麵粉膨脹爆炸(當時女生們正在做麵包),可是只有光仔(恐怕全世界只有他一人),知道事情背後,關係著未來世界和人類的命運。

他回想去年十月收到神秘包裹的情景,現在他知道,包裹不是住在美國的叔叔寄來的,而是來自四百年後的時空。光仔用包裹裡的小裝置,連線到未來的虛擬遊戲,跟未來的人連繫。那是由人工智慧女媧掌管的世界,人類住在一個名叫亞沙馬的城市,全靠女媧的供應存活。他們在虛擬遊戲裡競賽,為了打開女媧之門,儘管他們不知道門後藏著什麼。

這半年間,透過參與虛擬遊戲,閱讀隊長姬妮給他的《亞沙馬記》,還有各種不可思議的經歷,光仔總算抹開一重重濃霧,對女媧和未來世界有個大概的了解了。再過五十年,第三次世界大戰就會爆發,全球文明毀於一旦,人類只能在核戰的致命副作用下苟且偷生。女媧不忍看見人類的苦難,建立亞沙馬作為人類的安居之所,可是部分人類卻背叛她,希望重建軍事力量成為亞沙馬的主宰。女媧從此隱藏起來,躲在女媧之門後不再跟人類直接交往。

為了使人類不要忘記前事,女媧吩咐齊易山編寫《亞沙馬記》的第一部《黑之書》,並一代傳一代,記下亞沙馬和虛擬戰爭的故事。她在書裡預言說,將會有一個人來打開女媧之門,將人和女媧之間的隔閡拆開。

這個人就是光仔。起初光仔實在無法明白,女媧到底為何選中自己,直到最近,他才知道小悅和女媧是二位一體的,小悅就是女媧,女媧就是小悅。他曾經在虛擬遊戲見過兩人同時出現,她們有著相同的樣貌。雖然他仍未想通小悅和女媧的關係,但相信女媧之門開啟後,小悅便遇上意外昏迷,絕對不是巧合。

現在,光仔甚至相信自己也是女媧的一部分。跟隊員經歷一場又一場戰鬥,他終於成為門匙玩家,躋身虛擬戰爭決賽。他雖然被對手打敗,但從昏迷裡醒來,便發現自己置身學校裡麵粉瀰漫的家政室,小悅孤獨地坐在焗爐前,告訴他:「女媧、你和我,是不可分割的存在」。小悅吩咐他去打開女媧之門,而自己則留在虛擬世界陪伴女媧。結果女媧之門打開了,小悅昏迷不醒,似乎是靈魂仍留在虛擬的空間。這些事只有光仔知道,那些真心來探病的人並不知道,也不會明白。光仔的心痛到極點。

小悅你還要睡到幾時呢,難道要四百年後才醒來嗎?

為了找出令小悅蘇醒的方法,光仔重新連線虛擬戰爭,跟姬妮和同伴們交代事情後,獨自進入亞沙馬的心臟地帶──女媧之塔。(描述內外環境)他在塔頂找到小悅的房間,跟現實世界裡的一樣佈置,女媧和小悅在房裡等著他,就像等待家人回來的樣子。兩人長得一模一樣,只是女媧總是穿黑色衣物,和穿著白裙的小悅截然不同,永遠不會使人混淆。

自此之後,光仔每逢連線就會回到這個房子。外面不再是女媧之塔的內部,而是一個廣闊世界,太陽、月亮和星宿高高掛在天空,地上長滿各色各樣的植物。他從來見過這樣美麗的地方,氣候怡人又充滿生機,只是孤仃仃只有小悅的房子,顯得有點寂寞。如果可以,他真想永遠留下來,和小悅一同喝茶、聊天和散步。現實裡,小悅仍是個半死不活的植物人。真是個蒼白和灰暗的世界。

光仔被困在小悅的房間,無法跟姬妮等人聯絡,不知道虛擬戰爭的玩家在做什麼。他擔心議會的人追捕姬妮、井上池、沙爾曼和劍龍,但什麼都做不了。他請求女媧讓他回去,跟大家共同進退。女媧和小悅聽見了,叫他要耐心等待,說這是亞利伊勒計劃的一部分,在建立亞沙馬之前已經決定了。他追問,女媧便耐心解釋,他聽得明明白白,就像這是他構思的計劃,每個細節都知道得一清二楚。

可是,一旦離線,他便會忘記亞利伊勒計劃。不但無法告訴其他人,就連給自己複述也不可以。更準確地說,女媧和小悅所用的語言,跟現實世界的語言是完全不同的,她們的語言無法帶到現實世界來,像夢境一樣,醒來以後就只餘下零碎的片段了。在虛擬世界的小房間裡,他能安心地享受美好的世界,一點不用為姬妮等人著急,但回到現實,他便焦慮不已,失眠的日子愈來愈多。

現實世界唯一令他留戀的,就是昏迷不醒的小悅。既然在虛擬世界未能找出使她蘇醒的辦法,他只好和淑娟一起等待,分擔彼此的憂傷。

***

穿過隧道就是GMAC了,剛才在飛機上看不清楚,淑娟實在無法想像自己出生和成長的地方,現在變成什麼樣子。

車廂亮起柔和的白光燈,把身邊女孩的臉照得雪白。淑娟換了坐姿,將視線從隧道的漆黑移到沉睡的女孩身上。醫生說,女孩年約十歲,健康狀況良好,經常感到疲累可能是天氣轉變的影響。淑娟不能不佩服她,自己才剛剛從入境時的緊張心情恢復過來,她竟沒受到半點影響,俟著座位睡著了。

我們引起入境部門的注意了嗎?入境時,職員可能已識破女孩的身份。淑娟心裡很不踏實,彷彿響著黑暗隧道的風聲。她提醒自己要保持鎮靜,女孩體內的晶片可不是廉價貨,應該能夠騙過入境部門的保安系統,更何況系統是由米特尼克的公司所設計。

GMAC。淑娟不禁再次默唸這名字,但無論唸幾多次都感到陌生。香港才是她的出生和長大的地方,但這名字在幾年前已被取代,成為過去式。她似乎嗅見熟悉的海水氣味,隔著玻璃窗傳入車廂,但她知道,這不過是錯覺而已。

機場列車穿出隧道,陽光就像海浪一樣湧進車廂,淑娟瞇起雙眼,嘗試認清窗外的城市。她看見一片汪海,車廂左邊可以看到獅子山,山腳是大面積的休閒區,海上棚屋帶有渡假感覺的白色調,碼頭泊滿遊艇,像一群覓食的海鷗。

在車廂右邊,淑娟不難認出IFC和中銀大樓等建築物,從前它們就像在地面矗立的高塔,現在卻像鯨魚的尾巴露出海面。自從二零一四年的全球大海嘯,沿岸城市都被大面積淹浸,包括淑娟住了五年的洛杉磯聖莫尼卡,那個海邊的遊樂場,一夜之間被海浪沖散,無數人葬身海底。人們以為隨著時日,水會退去,但沒有,全球的海岸線都變更了,GMAC也不能幸免,海水灌滿街道和地鐵,到七、八層樓的高度。雖然這已是十一年前的事,但卻像噩夢縈繞著這一代人的心。

廣播器傳來公式化的女聲:本列車即將抵達總站,請乘客收拾行李,在左邊車門下車。淑娟輕輕拍醒女孩,幫她揹起小背包,然後起來在頭頂的貯物箱裡取回自己的黑色大肩袋。
「如果有人問你叫什麼名字,記得怎樣答嗎?」淑娟把袋子放在座位上,蹲在女孩面前問。
「江小悅。」女孩揉揉眼睛說。

淑娟滿意地點頭,拖著女孩的手下車。她們隨著月台的人潮走,乘電梯到地面,車站大堂照著明亮的節能燈,雲石地板和圓柱倒映著行人扭曲的身影。天幕是強化玻璃做的,用六條拱形的金屬柱支撐,讓大堂顯很很光猛。她們走過車站中央的小花園和咖啡店,便看見偌大的掛牆屏幕,播放著房車廣告,以及「Welcome to Global Monetary Authority Centre」的走馬燈字樣。
「這兒不是香港。」小女孩說。淑娟感到她的小手有點冷,從第一次見到她開始,她的皮膚便是涼涼的,好像生病的樣子。
「香港是從前的名字,現在這裡叫GMAC。」
「GMAC。」女孩重複著說,「為什麼不叫香港了?」
「香港已經沉在海底吧。起碼他們是這樣想。」
「沉在海底?真的?」
「我胡說的。想吃東西嗎?」

淑娟決定光顧車站外的露天餐廳,侍應為她們安排一個看到海的位子。午飯時間已過,在金融機構辦工的人都回去工作了,店裡坐的都是遊客。淑娟利用餐桌旁邊的輕觸屏幕,點了三明治、鮮果雪糕和一瓶礦泉水。「剛才你在火車上睡著了。」等食物來的時候,淑娟問女孩說。
「嗯,」女孩點點頭,「我夢見海豚。」
「海豚?」淑娟把身體靠前,滿有興趣的說。
「海豚,牠帶我到海裡拾貝殼。」
「拾得多嗎?」

這時,侍應送來礦泉水,淑娟坐直身子,等他擺好玻璃杯。
「潛到海裡的時候,我便聽見這種聲音。」女孩指指玻璃杯說。
正在斟水的男侍應向女孩微微一笑,然後優雅地舉起手,把水瓶放在桌上,離開了。
「有沒有想起從前的事?」淑娟喝口水問。
「和海豚游泳算不算?」
淑娟搖搖頭,「譬如說你叫什麼名字呢?從前住在哪裡?」
「想不起來。為什麼姐姐要我改江小悅這名字?」
「不喜歡嗎?」
「不是,這名字好聽。」

吃雪糕的時候,女孩一直看著海上的船隻,有幾次更興奮地指著大叫,淑娟轉身去望她指的方向,除了觀光船,便是私人遊艇,人們在船上開派對或談生意,有些大型號的船隻更設有供直昇機升降的甲板。曾幾何時,淑娟也想擁有一隻自己的遊艇,她怎會買不起呢,只是最近發生的事,把她的人生完全搗碎了,當一兩個月以後的事也無法預計,所謂人生計劃這回事,原來是不堪一擊的。

想到這裡,淑娟就想吃煙,左手已經從袋子裡摸到煙盒,但想到眼前的女孩,只好打消了念頭。不能抽菸的時候,她只能回想過去,不能想將來的事,所以最近幾個月來,大部分時間她都在回想往事,尤其是到美國升學前,在香港讀書的日子。自己怎樣失意高考,無法升上心儀的法律系,重考一年後,還是被編到科大的電子及電腦工程系,不甘願地讀了一年,同時搬出來一個人住,在大學第二年才找到感興趣的地方,總算能夠認真學習起來,並考到獎學金到美國留學,這些事她都記得清楚,並沒被海嘯沖走,也沒有沉到海底。

她把記憶上載到網絡,作為備份,但一次都沒提取下來,對於自己的記憶力,她還是有信心的。雖然她是擁有特殊身份的專業人員,可是難保儲存在網絡的記憶無被修改,她不希望下載回來的虛假記憶,會取代飄渺但真正的記憶。
「姐姐,你在想什麼?」女孩用手背抹抹嘴問。
「想起從前的事。想起一些人。」淑娟說著,用紙巾幫女孩抹淨嘴角和手。
「為什麼我想不起來?」
「可能有人把你的記憶偷走了。」淑娟開玩笑的說。
女孩露出一臉發現秘密的驚訝表情,把她的話當真。

這時,淑娟的個人數碼助理發出提示聲,好像貓輕輕叫了一下。她用食指在機面一掃,眼前便出現一個浮游視窗,告訴她有待接電話。她伸手在視窗按下的接聽鍵,旁人看來不過是點指空氣而已,這些擴充實景畫面是由個人數碼助理運算並投射出來的,配合淑娟體內的個人晶片,只有她一個人可以看到。打電話來的人顯現在視窗裡,是個四十歲未到的男人,細眼粗眉,臉部線條硬朗,帥氣但欠缺表情。
「我到了。」男人用英語說。語氣像匯報一樣。
「你遲到。」淑娟一臉嚴厲,與面對女孩的神色完全不同。
「對不起。有點事。可以過來接你們嗎?」
「過來吧,我們在海鷗餐廳。」

淑娟伸出手指在視窗旁邊一點,把餐廳的名字、地址和GPS定位資料傳送給他。謝謝。男人說,然後掛線。
「是宋誠勇哥哥?」女孩瞪著圓眼睛問。
「還會是誰?」淑娟沒好氣地說。

五分鐘後,叫宋誠勇的男人把賓士房車停在餐廳門口,接淑娟和女孩上車。他比淑娟高大約十五公分,梳平頭,穿著銀灰色的西裝,打一條金屬藍的領帶。西裝將他魁梧的身形隱藏起來,但提起行李時,淑娟還是留意到他結實有力的手臂。他把行李放在後座,安排女孩坐在旁邊,替她繫緊安全帶。自己和淑娟坐在前座,往城市的內部駛去。
「我們去哪裡?找林珈希?」後座傳來女孩的聲音。
「找林珈希,找林珈希。」宋誠勇不耐煩地說。
「我們會去找她的,但要先去一個地方。」淑娟轉身,用哄孩子的活潑語氣說。
「很快便到了。這兒的租金真是嚇人,如果沒有米特尼克幫忙,我是租不起來了。」宋誠勇說。
「這兒向來都是寸金尺土的地方。設施都預備好了嗎?」
「預備好。」

房車穿過某幢大廈的內堂,在天橋上拐個彎,駛往山上去。宋誠勇來這裡已經一個月,似乎熟記了附近的路和風景。由於水位上升,原本的路面已無法行車,行人道和馬路都懸空而建,連接著各大廈之間的,是千百計的天橋。淑娟與這裡一別十多年,沿路所見的,根本不能與記憶的風景好好整合,不禁覺得自己在夢中。
「剛才你說有事,是什麼事?」淑娟忍不住問。
「你不知道嗎?今個月第三次攻擊。」
「落機後我都沒有上線,也沒收到通知。」淑娟一邊看著山下的海景一邊說,「不是說你不能再插手這件事嗎?當前的任務才是首要。」
「你知道我忍不住的。我的專長不是找人。」

淑娟沒接話,利用PDA連上網絡,再用手指操作空氣裡的擴充實境介面,連接公司伺服器。
「不用擔心。跟上幾次一樣,無法突破第十七層。」
「V2072?」
「V2073b。」宋誠勇答。
「再次進化了。」淑娟幽幽地說。

房車停在半山一幢平房前,那是金屬支架,用玻璃包裹著的四方房子。門前擺了幾盆熱帶植物,正開著形狀像海星的橘紅花。淑娟想抱女孩下車,卻發現她睡著了。她愈睡愈多,三個月前像個平常的孩子,每天睡十個小時,現在斷斷續續的,一天裡總要睡十五、六個小時不可,像貓一樣。
「我一直等你告訴我,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」宋誠勇不肯下車說。
「你指的是什麼?」
「V病毒、到GMAC來租房子、這個女孩、林珈希,」「這還要問嗎?」
「你的工作是什麼?」
「保護你,保護獸。」
「你做好本份便可以了。你的職級只需知道這麼多。」
「可是事情很不尋常啊!VW呢?我們死定了。」
「你知道VW?」
「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吧?雖然米特尼克不想其他人知道。」
淑娟轉下車窗,掏出煙盒,點起香煙,把煙圈呼到車外黃昏的天空裡。
「我怕我再無法保護你們,好像在保護獸的戰役上我們必敗無疑。」
「二零一六年,V病毒首現襲擊網絡,令委內瑞拉全國網絡癱瘓,到今年剛好十年,它已經進化到版本2073b。」
「我知道,似乎背後有誰在動作。」
「你以為是誰呢?」
「恐怖份子?我們要找林珈希就是這個原因嗎?她顯然是個恐怖份子。」
淑娟笑了一笑,「那VW呢?超乎尋常的病毒,同時又與V病毒有著雷同的語言和結構,是人為的還是突變?如果有誰可以駕馭VW,便能入侵、破壞全世界的網絡保安系統,連獸也不例外。」
「所以我說是恐怖份子所為,但他們竟有這樣的本事?雖然我對VW的認識不深,但那似乎是超越今日科技的產物。」
「VW的確是超科技的『病毒』,是一台未來電腦,透過網絡『入侵』這個時代。」
「未來電腦入侵這個時代?你意思是穿越時空?」
「要穿越時空就需要光的速度,光纖網絡本來就是時空穿梭的培養皿。」
「不是真的。」
「你可以去問米特尼克。我認識VW語言,並且利用它連結到未來世界,這就是我們在實驗室一直做的事,你以為我在做什麼?」
「我以為……我不知道。我發現自己什麼都不知道。」
「VW代表的未來電腦,相信是個人工智慧,沒有人能駕馭,這也是好事,免得它被惡人利用。」
「那到底是個怎樣的未來?」
「二十五世紀。二四九六年。」
「等等……V病毒是VW的前身嗎?發展完備的V病毒成為VW,從未來回到這個時代。」
「正確。」
「……政府知道這件事嗎?」
「知道吧。不過我也好奇他們知道多少。」
「你怎麼可能懂得VW的語言?」
「很奇怪,我一看就懂,很親切的語言。」
「你是V病毒的設計者!」
「我敢發誓我不是。如果我沒失去記憶的話。」
「女孩和林珈希跟這件事有關嗎?這女孩就的是你外侄女?」
「是假的,為了瞞住米特尼克和政府。」
「她的晶片是假的吧?她到底是誰?」
「我可以說的都告訴你了。這女孩是我最後的秘密。」

淑娟鬆開食指和中指,讓煙頭掉在路上,像一個年老而殞落的人造衛星。

第四集:約定之地 第三集:神諭女孩 第二集:煙火少年 第一集:時空的裂縫 第四集:約定之地 第三集:神諭女孩 第二集:煙火少年 第一集:時空的裂縫 第四集:約定之地 第三集:神諭女孩 第二集:煙火少年 第一集:時空的裂縫 第四集:約定之地 第三集:神諭女孩 第二集:煙火少年 第一集:時空的裂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