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女媧之門》未發表片段 第3彈

(接續上個月的未發表片段,光仔「被逼」加入90303小隊(即正式版的銀狼隊」,與姬妮、井上池、劍龍和沙爾曼一同作戰。這一段跟正式版也有許多不同的地方,包括呂先生以外,還有兩個沒有在正式版出場的角色:威廉和傑克,他們類似黑客,專門「犯規」幫助小隊作戰。第二個不同,是在正式版裡,光仔要到三國任務之後,才知道隊友來自未來,但這個版本他一早便知道了。我這樣修改,是希望正式版的結尾能吸引讀者追看下去。第三個不同呢,則是神弓方面。這個版本還未有奧義的設定,每人的神弓都是一樣,分為幾種不同武器,後來我覺得這樣寫不能突顯每個人物的差別,所以改為奧義了。) 


  中史課上,老師講解三國時代魏蜀吳的國力差距,阿光聽到聚精會神,除了電腦課,講三國講戰役的歷史課他最喜歡,將古人的血汗事跡一一當故事去聽,功課是不會做的。

「你們最喜歡什麼三國人物呢?」每次講完一個課題,老師都要問些無關重要的問題,以合符什麼互動教學的原則。
「關羽!」國璋答道,「好打,又有義氣。」
「諸葛亮!」
「曹操!」
「趙雲!」
「呂布!」
「張遼!」
「那麼討厭什麼人物呢?」老師又問。
「周瑜!」
「曹豹!」男生們都在大笑。
「董卓!」
「孫堅!」
「為什麼是孫堅呢?」
「孫堅扮作忠臣,驅董卓入洛陽,但竟私藏漢朝的玉璽,他實在是個滿有野心的大奸臣啊。」
「同學誤會了,孫堅私藏玉璽只是三……」

  下課的鐘聲便響起,老師還沒說完,便匆匆交待功課離開。放學時小悅拉住阿光,要他到家裡去維修電腦。

「到你家?孤男寡女不太好吧。」阿光推搪說。
「你說什麼?我媽在家。」
「你一個月壞幾次電腦,我不要當免費勞工啊。」
「那你想怎樣?打你一身好不好?」
「喝瓶汽水也可以吧?」

  結果阿光捧著汽水、熱狗、巧克力糖和一串魚丸來到小悅家。小悅的媽媽在露台晾衣服,見阿光來了,便體貼地送上綠茶。

「媽,不要理他,他的零食已經夠多啦。」
「零食無益,還是喝茶好。」
「謝謝伯母。」

  小悅的房間有張潔白的電腦桌,花布床上堆滿毛娃娃,有青蛙、綿羊、維尼和阿闊,窗台上放有兩個小盆栽,下面是個小小的書櫃,除了琴書,便是有關電腦程式編寫的書籍。

  電腦螢幕上是一大堆看不懂的程式碼,看來小悅真的有什麼重要的資料不願失去而沒關掉電腦,阿光咬了口熱狗,便坐在電腦桌前左按按右按按,然後鑽入桌底,不知在搞什麼。

「你不要弄壞的電腦,我還差一點點便發明出人工智能了。」
「你在做夢嗎?如果你能夠造出人工智能,要Bill Gates來幹什麼?」
「你信我吧,這螢幕上的資料不可以失去。」

  突然螢幕一黑。

「什麼事了?」小悅驚叫。
「我關了電掣。」
「你……你……」小悅氣得說不出話來。
「再開動電腦便可以了,資料失去了又怎樣呢?既然你做到了,便一定可以再做一次吧。」阿光拍拍小悅的肩膀道。
「你快把熱狗嘔出來!」
「消化了。」
「快!嘔汽水!」
「喂,你看。」阿光指著螢幕說。

  電腦啟動了,螢幕上卻不斷湧現程式碼,就連阿光也認得,似乎跟關機前的符號很相似。小悅看得目瞪口呆。

「它……它在重塑之前的程式碼,你看見嗎?」
「那又怎樣?」
「它有記憶啊。」
「電腦當然會記憶,按『儲存檔案』便可以了。」
「我沒儲存檔案,是它自己在回憶。看,這是我上個月失敗的程式碼。」

  突然不知從哪裡傳出一陣尖銳的聲音,二人連忙按著耳朵,同時螢幕不斷顯示省略號「……」。

「什麼聲音?」小悅問。
「大概是你電腦的音效卡在怪叫。」
「不,是它在哭啊。」
「什麼?誰在哭?」
「這電腦,省略號不是像眼淚嗎?它像嬰孩一樣哭泣。」
「你神經病。」阿光說著跑出客廳。
「喂,你要去哪裡?」小悅追出來問。
「你的電腦這麼本事,用不著我吧,我回家了。」
「是真的,它真的在哭。」
「我知道了,再見。」阿光拉門離開。
「記得做功課呀。」
「知道了,煩!」

二、

  晚上阿光回到「虛擬戰爭」的世界,呂先生為他安排了形形色色的訓練,包括射擊、戰車操作、爆破、電子、偵察、騎馬等等。阿光以為在遊戲裡學習技能很容易,結果百發一中、毀掉三輛戰車、害姬妮陪他炸「死」了五次、騎馬又摔了四次。呂先生解釋說,遊戲裡雖然能夠將各種知識輸入大腦,但手腳需要時間配合,熟練各項技能,否則大腦明明「曉得」了,手腳卻施展不來。

「那我應該怎樣辦?」阿光問。
「勤加練習吧。」

  擂台上,劍龍拳快如風,沙爾曼閉著眼睛,一一閃過,然後俯身回掌,劍龍左手擋架,右手劈下,沙爾曼連忙滾開,一個蜈蚣彈再次站直起來。

「這是格鬥訓練,之後劍龍會指導你。」呂先生說。
「沙爾曼是怎樣看得見的?」阿光問。
「他天生失明,卻是個超能力者,像雷達一樣可以感知身邊的事物,即使隔著牆壁,或者任何最小的移動,他都能夠『看到』。」
「但這裡是遊戲世界,他的超能力也可以用在遊戲裡嗎?」
「連上這遊戲時,女媧會徹底地分析我們的資料,並將我們整個人,包括性格、才華、回憶和陰暗面等等,都帶到遊戲裡來。」
「什麼是女媧?我之前聽井上池提過。」
「你……」呂先生大感驚訝,「你連女媧也不知道?」
「中文課時老師說女媧是中國神話人物,她用泥土造人,煉石補青天。」
「你究竟是什麼人?怎可能連女媧也不知道?」呂先生除下眼鏡,一面茫然。

  這時劍龍抓住沙爾曼的衣領,左腳一掃,把沙爾曼按到地上,同時使出柔道裡的關節技,強扭他的雙手到背後,只見沙爾曼表情痛苦,汗大如豆。

「我?我叫劉浩光,香港人。」阿光感到事情不大對勁。
「什麼事了?」姬妮和井上池走過來。
「阿光沒可能不知道女媧,除非他不是地球人。」呂先生說。
「我住在香港,怎會不是地球人呢?你們又是什麼人了?」
「那麼你可以告訴我嗎?香港到倫敦的重離子列車是何年通車的?」姬妮問。
「什麼?不是西鐵嗎?哪裡來重離子列車?」
「他不像說慌。」沙爾曼從練習場出來道。
「他所說的西鐵我有點印象,像是廿一世紀初的工程。」劍龍說。
「讓我告訴你吧,」姬妮說,「香港到倫敦的重離子列車是去年通車的,2236年。」
「2236年?你說現在是2237年嗎?」阿光大叫。
「難道你連這個也不知道嗎?」井上池說。
「不,今年是2002年。」
「不要胡鬧了。」姬妮說。
「不!不但沒有什麼重離子列車,連西鐵也還沒建完呢。」阿光著急地說。
「等等,」呂先生架回眼鏡,「你是說,你是2002年的人嗎?」
「是啊,有什麼不妥?你們不會是2237年的人吧?這是遊戲情節對嗎?」
「這裡的確是2237年的世界,」呂先生說,「『虛擬戰爭』把你連結到未來來了。」

  一時間阿光混亂極了,雙腳一軟,跌坐地上,姬妮過去扶起他說:「我們也很震驚啊,起來,一同想想發生什麼事吧。」

  八個人在90303室的大堂圍坐,起初阿光以為眼前的隊友是來自不同國家的人而已,想也想不到他們是另一個時代的人,你捏了自己的手臂一下,沒有痛楚,於是告訴自己在做夢。

「先向你介紹一下,」呂先生跟阿光說,「威廉和傑克,我們小隊裡的網路工程師,負責在任務裡給予我們方便。」
「我們可不是什麼工程師,只是黑客吧了。」威廉笑起來瞇著眼睛,「你知道什麼是黑客嗎?」
「我知道,就是擅於闖入他人電腦的高手。」
「我們只會闖入女媧,對其他人的電腦都沒有興趣。」傑克說。
「女媧是一台電腦嗎?」
「女媧是我們的母親,」呂先生說,「該怎麼說呢?第三次世界大戰在2103年結束,當時世界幾乎回到了洪荒時代,人們活於艱苦的景況中,女媧就在這時候出現了,她是一台超級電腦,有著自我完善的功能,在無人控制之下不斷發展自身,操控機械為人類生產、建設,我們不用工作,女媧平均分配糧食和日常所需給我們,短短十年間,人類進入了全新的黃金時代。」
「不用工作?未來的世界真的這麼美好嗎?」阿光問,「那你們整天在做什麼?」
「玩遊戲。」威廉笑著說,「虛擬戰爭只是其中一款遊戲而已,還有虛擬犯罪、虛擬校園、虛擬賽車、虛擬靈界等等。」
「我第一次玩這遊戲,便知道是超科技的產品了,我相信你們是未來的人,但你們也相信我是2002年的人嗎?」
「相信,」威廉搶著說,「這便是你成為不死戰士的原因。」
「你說我中槍也不出局,是因為我來自2002年嗎?」
「在遊戲裡受傷,女媧會模擬出只有現實裡十份之一的痛楚,在能力表裡的『體力』數值會下降,但這數值並不是決定出局與否的關鍵,最重要的是意志,痛楚令大腦無法忍受,磨滅人的意志,造成出局,但2002年的電腦似乎無法將痛感正確地再現,你就算被打中了,意志卻絲毫無損,反而你知道自己天不怕地不怕,意志更加高昂,於是你便不會出局了。」傑克解釋道。
「對啊,近距離中槍,那感覺就像被針刺了一下而已。」
「但這個2237年的遊戲,怎麼會在2002年出現了?」
「不知道,」阿光說,「我在遊戲專賣店買的。」
「不管怎樣,有你的幫助,我們定能在大賽裡勝出。」劍龍說。
「我勸你還是好好接受訓練,不要只做個橫衝直撞的傢伙。」井上池道。
「你是在妒忌我嗎?我可是超級戰士,訓不訓練都沒問題吧。」
「但你跑步可以比重離子更快嗎?」姬妮苦笑道。
眾人聽見都大笑起來,阿光不是味兒,起身離開。
「你要到哪裡啊?」
「洗手間。」
「在遊戲裡是解決不了的。」威廉笑道。
「所以我要下線啊,再見。」

  為了預備月尾的長跑比賽,體育老師要求同學跑出校園,環繞附近屋苑跑一個圈,上山下坡,男生路程約五千米。

「你知道一年裡我最討厭什麼時候嗎?」東志邊喘氣邊說。
「長跑比賽的日子。」阿光道。
「是啊,這太過分了,強迫參加,不人道。」

  路程的上半段還算輕鬆,他們為免丟臉,拚命跑在女生前面,小悅是長跑能手,只有她跑在大多數的男生前面,阿光看著她的背影,知道跑完後又要給她取笑了。

「已經遠離學校了,停下來休息一下吧。」東志說。
「好啊,國璋呢?他在哪裡?」
「他在士多買汽水。」
「我又要買。」

  士多裡有三台電風扇,很涼快,阿光拿著汽水瓶回望陽光猛烈的街道,很多同學或停或走,跑步已經變成散步了,只有幾個傻瓜堅持去跑,大汗淋漓。他想如果這是「虛擬戰爭」的世界便好了,自己要跑多遠便多遠,沒有疲倦不會喘氣,一切都從心所欲。

「你還站著幹麼?太遲回去老師要懷疑了。」國璋催促道。
「來了。」

  喝過汽水跑得更苦了,最後一小段路他們幾乎是爬回去的,小悅早在校門等待了,一見阿光回來便說:「我等了你好久啦。」

「等……等我幹……什麼?」阿光喘氣連連。
「你太慢了,你比女生更慢啊。」
「那……那又怎樣?慢有……罪嗎?」
「唉,沒志氣,太沒出色了。」
「我……我沒出色?比賽當日我一定……快過你。」
「快過我?中一、中二、中三你說了三年啦,哈哈!」
「我不…..不會幫你維修電腦了。」
「你……」
「知道我厲害了吧?」阿光得意地笑。
「你太沒出色了。」小悅生氣地走開。

  晚上,阿光雙腳疼痛,想不到在90303室裡,雙腳竟酸痛仍然,他驚叫道:「我的不痛異能消失了嗎?」

「那是因為你在現實中雙腳不適,女媧將你的身體狀況反映到遊戲裡來了。」威廉解釋說。
「真的嗎?」
「信我吧,雖然女媧高深莫測,但她最喜歡將你的暗瘡也帶到遊戲來。大家都在等你啊,快去會議室吧。」
「會議室?」

  會議其實還是90303室的大廳,呂先生運用光點繪出座椅、會議桌、大型螢幕,本來空空如也的空間便變成設備齊全的會議室,阿光走近去的時候,四面的牆剛好繪成,要開門才得進入。

「你終於也來了,2002年的朋友。」劍龍說。
「你看來很累啊。」姬妮說。
「是啊,今天跑長跑,現在雙腳發軟。」阿光坐下來道。
「看來你要做更多體能訓練了。」劍龍說。
「不好嘛。」

  這時,呂先生從桌底捧出一支三尺長槍,槍身銀白色,有個手掌般大的顯示屏,長槍的重量相信很輕,呂先生的身形不算高大,一個文職人員似的,卻輕易地把玩著。

「這是什麼傢伙?」阿光興奮地說。
「這便是神弓嗎?」井上池問。
「對,」呂先生說,「這便是虛擬大賽裡使用的常規武器。」
「看來很厲害啊。」
「它跟重離子戰車一樣,靠思想操作,」呂先生說著,槍身由銀白漸變為黑色,「這是保護色功能。」
「嘩!科……科幻小說!」阿光驚叫道。
「不要大驚小怪好嗎?」姬妮說,「戰車,還有進行任務時穿著的制服也有這個功能。」
「請讓我繼續講解下去吧,」呂先生說,「神弓可以變換作八種武器,包括輕機槍、雷鳴登、火焰槍、電槍、刺針、雷射網、雷射炮和能量彈。顯示屏顯示出神弓餘下的能量,不同的武器會消耗不同份量的能量,以刺針消耗最少,能量彈最多。」
「要更換武器也是想一想便可以了嗎?」阿光問。
「是,要試試看嗎?」
「要!」
「在這裡是不能發射的,只有在遊戲任務裡才可以。」呂先生將神弓交到阿光手上。
「很輕啊,跟我的手提電話差不多。」

  阿光想著「能量彈」,神弓隨即由機槍的姿態改變,首先槍身縮短加闊,然後槍口直徑增大到一尺,「怎麼又大又笨,像隻手提電筒呢?」眾人聽他這樣說,都笑起來。

「五分鐘後到任務中心集合吧,我們要參與預賽了。」呂先生說。
「用神弓去作戰嗎?」阿光問。

  呂先生點點頭,房間的牆壁便消失不見,阿光站起來,他的座椅也跟著消失,「姬妮是小隊的隊長,大家衷心合作,好好作戰吧。」呂先生說著望了阿光和井上池一眼。

第四集:約定之地 第三集:神諭女孩 第二集:煙火少年 第一集:時空的裂縫 第四集:約定之地 第三集:神諭女孩 第二集:煙火少年 第一集:時空的裂縫 第四集:約定之地 第三集:神諭女孩 第二集:煙火少年 第一集:時空的裂縫 第四集:約定之地 第三集:神諭女孩 第二集:煙火少年 第一集:時空的裂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