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女媧之門》未發表片段 第1彈

(以下是2002年左右寫的,小說始於光仔玩online game,跟《時空的裂縫》以小悅的角度開始完全不同。另外,你還發現什麼不同的地方?)


一、 

一幢木建的仿古大屋裡面,燈火微弱,阿光小心翼翼地從地下走上二樓,打醒十二分精神,樓梯轉角處的一扇窗子外,天色陰暗。樓梯還沒走完,他先窺探樓上的情況,眼前是一條長長的走廊,左面有兩間房子,長廊盡頭有半顆在移動的頭顱,對方好像還沒發現自己,於是他舉起自動步槍,瞄準,在滅聲器的掩飾下把那人擊下。


阿光停在梯間,察看動靜,怕那人的慘叫聲驚動房裡的人。良久他見一切平靜,走上二樓,開門直入第一間房,房裡無人,只有一張床和一個矮櫃;打開第二間房的門,同樣房裡無人,忽然「膨」的幾聲,阿光眼前發黑,身體已經中槍,他急忙回頭,見樓梯口站著一人,連忙躲進房裡,把門關上。他知道對方會追上來,便蹲在床後,步槍對準房門。


靜得可以,或者四周嘈雜非常,但阿光全神貫注,沒聽到什麼。房門忽地打開,阿光連發數槍,但門外無人,他知道情況不妙,連忙站起,只見一個手榴彈溜進房來,正要逃跑,猛然「邦」的一聲,螢幕已經漆黑無光。

「阿光,你又輸掉了!」隔著兩個LCD螢幕,坐在阿光對面的東志說。

「你在背後偷襲我!」

「是你自己大意,不要賴我。」

「是啊,你還不是暗算我嗎?我死了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。」旁邊的國璋道。

「橫衝直撞,顧前不顧後正是你們的致命傷啊!」東志得意地說。


離開電玩網吧,四月的陽光有點刺眼,阿光跟二人道別。


二、 

「你記得要做數學習作,否則明天莫sir一定罰你留堂了。」國璋說。

「ok,不要囉唆。」阿光說完便走。


走過樓下的電腦遊戲專賣店,他習慣地進去看看,陳列架上的遊戲他都買了,或者在電玩網吧裡玩過,正想離開,店員卻把一套他從沒見過的遊戲放上架。

「這是新遊戲嗎?」

「是吧,」店員有點猶豫,「我們入貨時沒選這套,但不知為什麼寄來了一盒。」

「我在遊戲雜誌上也沒見過,」他拿起來看看,「是《虛擬戰爭》嗎?」

「大概是網絡遊戲一類吧。」

「還附送耳筒?我要買這個。」

「多謝180元。」


距離六月大考還有一段時間,可以好好地玩一個遊戲,阿光心想。回到自己的房間,連校服也懶得換下來,他便開啟電腦安裝《虛擬戰爭》。碰巧光媽經過房門,破口大罵:「衰仔!一回家便玩電腦?不用做功課呀!」

「好累,晚一點做吧。」

「累還玩電腦?你呀……」


阿光忍無可忍,「膨」一聲關上房門,門外仍然隱約傳來光媽的咆哮。他發現這個遊戲容量極大,幾乎完全佔用了電腦的60G硬碟空間,他跟著指示將耳筒的連線接駁到電腦,然後戴上耳筒,隨即一個漆黑的畫面出現眼前,但他並不是在電腦的螢幕上看到,這時候「虛擬戰爭」的字樣閃過,接著是一個「登入遊戲」的畫面,有名字、所屬隊伍等項目,這一切影像就像在他的眼前,讓他看不見睡房裡其他的事物,也好像從他的腦海衍生出來,他想自己不是用眼看,而是用腦看,這是怎樣的一個遊戲!?他感到無比興奮。


三、

阿光想名字一欄填「光」吧,該欄便真的填上了「光」字,然後他在所屬隊伍一項選了「新登入」,畫面便立即切換成一個幽暗的房子,有單人床、衣櫃和一些古舊的擺設。這遊戲究竟要怎樣操作呢?用滑鼠?鍵盤?還是兩樣合用?但很快他便明白用不著這些,一切都跟著他的思路而行,他要走向前,影像便向後退,轉身、跳起、蹲下都輕而易舉。


不過一種不安的感覺隨之而來,阿光看到自己的右手拿著一柄手槍。我究竟要做什麼?他這樣想的時候,眼前突然出現一個半透明的視窗,上面寫著「消滅紅組敵人」,他才發現自己身穿藍色的制服,便一切都明白過來了。看看手槍,不知是什麼型號,他唯有照著電影主角的做法,打開保險掣,拉下槍膛,環顧房裡無人,便又擺了幾個有型甫士,他做夢也沒想過,自己真的變成電腦遊戲裡面的主角了。


比起一般遊戲裡的人物,阿光幸福得多,因為可以決定自己的思想和行動,他打開房門,房外是一條走廊,直通到前面一道向下的樓梯。他關上房門,緩緩前行,樓梯下無人,他一步一驚心地走,感到自己的手有點震,便自言自語地說:「玩遊戲而已,不要緊張。」樓梯下是一個燈光通明的客廳,從落地玻璃可知現在是晚上,外面漆黑的樹叢隨風搖動,他踏出客廳,便給一套設計前衛的膠製桌椅吸引住了。突然一個身影從旁邊的開放式廚房撲出來,將他按在地上,阿光大叫一聲,但卻被兩下槍聲蓋過,膠製椅子上多了兩個子彈孔。撲出來的是一個黑種男人,雖然阿光知道這只是遊戲畫面,但第一次跟黑人這麼接近,不禁一呆。那人沒理會阿光的驚訝,連忙拉他躲到開放式廚房的碗櫥後,又三下槍聲響起,但這次是碗櫥後的人,向窗外的叢林發的。


四、

阿光定過神來,看見廚房裡面有三個人,一個是剛才救他的黑人,另一個是位金髮男人,而剛才發了三槍的黃種人,是個年輕伙子,都穿著藍色制服。

「我叫阿光,是你們的組員……」阿光說。

「現在不是自我介紹的時候,快想想辦法。」那金髮白人道。

「你們聽得懂我的話?」

「你這個白痴!」白人叫道,「我們都沒說話,一切出自腦部,再由電腦翻譯,你連這個也不知道嗎?」

「……」阿光碰了釘子,只好問,「現在是什麼情況了?」

「我叫泰利,」那位黑人說道,「叫你想辦法的是史密夫,而這位是日本的朋友井上池。我們當今的情況是:紅組的人包圍在屋外,我們被困在廚房,一位隊友中槍出局了,史密夫左腳中槍,對方的一名隊員擁有等級三的射擊,不但準繩,殺傷力也大,再加上我們來了個魯莽的新隊友,凶多吉少。」

「什麼魯莽?我才第一次玩這遊戲啊,」阿光不忿地說,「你剛才說的等級三射擊是什麼一回事?」

「如果你想的話,可以隨時查看自己的等級。」


阿光一想,眼前便再次出現半透明的視窗,他可以一邊看到泰利等人的動靜,一邊察看視窗上的資料。


五、

「怎麼我的數值都這麼低?」

「你不是說自己是新人嗎?」史密夫說。

「那麼你們又如何?我可以知道你們的能力嗎?」

「可以的,只要我們願意。」泰利說。

泰利說完,一個新視窗取代了原先在阿光眼前的視窗。

「謝謝你泰利。那麼你呢?」阿光問井上池。

「我沒必要讓你知道我的能力。」

「你……」阿光又碰釘子,大叫道,「我們是隊友,你沒有團隊精神嗎?」

「靜一點。」

「怎麼啦?他們不攻進來,我們殺出去就是。」史密夫道。

「他們只餘下兩個人而已。」井上池說。

「什麼?這是什麼時候的事?」史密夫驚道。

「剛才的三槍。」井上池淡淡地說。

「那麼射擊等級三的傢伙解決了嗎?」

「還沒有。」

「池,你射擊的等級是多少?」泰利問。

「跟你差不多。」

「故作神秘的傢伙。」阿光不滿地說,「你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嗎?」

「我只是個普通的新丁,你有本事便出去對付他們吧。」

「好!我去!」阿光說完,起身走出廚房。

「危險!回來啊。」


阿光一個箭步跑入樹叢,在黑暗中看到的只有眼前的枝葉,究竟井上池是如何在屋裡命中對手呢?突然背後傳來一陣枝葉摩擦的聲音,阿光轉身開槍,有人慘叫,視窗顯示「消滅一個紅組敵人」,他正得意,又一下槍聲,他頓感背脊一陣麻痺,眼前突然變回了熟悉的電腦桌。這是怎麼回事了?這遊戲逼真的程度簡直難以置信,他知道自己中槍,雖然剛才沒有痛楚,但卻感到一件硬物重重地抵在自己的背後,震撼又好不自在;摸摸背脊並沒有子彈孔,他舒了口氣,像在惡夢中醒來。


六、

怎麼啦?我要回到遊戲。他這樣想,眼前的影像又改變了,他發現自己躺在地上,樹根抵住自己的鼻子,一塊落葉貼在面上。

「小子!你在哪?」是泰利的聲音。

「我在這裡。」阿光爬起來。

「還未出局嗎?傷得重吧?」泰利從屋裡探出頭來。

「出了但又回來了。」

「什麼?這怎麼可能?可以看看你的狀態嗎?」

「隨便。」

「怎麼回事呢?你的體力下跌到0,還可以站在這裡?」

「不可以的嗎?」

阿光於是查看自己的資料。

「我也不清楚,是系統故障嗎?」

「你先……」


「膨」一聲響,泰利中槍倒下,阿光怔了一怔,跑過去要扶住他但遲了一步,他看到泰利躺在地上,慢慢消失,「出局」兩個紅字閃現,一下子又淡去。阿光回頭,看見一個身影退回叢林之中,忙追上去,但很快便失去了蹤影,雖然在玩遊戲,但身處真實一樣的幽暗樹林裡,他有點怕,於是向屋裡大叫:「井上池,過來幫手啊!」


七、

「他大概聽不見了,」阿光自言自語,「這個傢伙,下次千萬不要跟他同組。」

「不要動。」忽然一人從樹林裡走出來,用槍指著阿光說。

「一槍解決我不是更好嗎?」

「剛才我應該已經了結你了,但你竟然再次站起來,讓我看看你的能力。」

「我才不會讓你知道。」

「好。」那人射了阿光的右手一槍,冷笑起來。

「你……」手槍跌在地上,阿光感到丁點兒的痛楚,就像被針叮了一下似的。

阿光憤怒極了,不顧一切衝向那人,並揮拳痛打他的面門。

「你的右手還可以動嗎?」那人驚訝不已。

「怎麼不可以!?」阿光再打一拳。

「你這怪物,」那人連忙舉起手槍,「遊戲結束了。」


槍聲響起,一大群鳥從樹林裡受驚飛出,阿光以為今次非出局不可了,怎料中槍倒下的是那人,跟泰利消失後一樣,最後只餘下紅色的「出局」兩個字懸浮空中。阿光回望大屋,看見井上池站在屋外,才明白是什麼一回事。

影像再次轉變,他們來到了一個小小的房間,白色的天花、地板和牆壁,在柔和的燈光下,毫不刺眼。房間裡什麼也沒有,只有一道門,史密夫走到門前說:「我們任務完成,回去吧。」

「到什麼地方?」

「當然是任務中心。」

第四集:約定之地 第三集:神諭女孩 第二集:煙火少年 第一集:時空的裂縫 第四集:約定之地 第三集:神諭女孩 第二集:煙火少年 第一集:時空的裂縫 第四集:約定之地 第三集:神諭女孩 第二集:煙火少年 第一集:時空的裂縫 第四集:約定之地 第三集:神諭女孩 第二集:煙火少年 第一集:時空的裂縫